kyumploo

垃圾填满中

摸鱼鱼鱼

今天摸鱼的局部嘻嘻

日记|2018.11.06

日记号,开始记日记了。

kyumploo:

镜子的对面是人头,黑漆漆地,向这边观望着。


它斜靠在冰冷的瓷砖上,顶着一头黑发,怪异的头扭向一边。那莫测的视线逼向我,似要刺穿我的堕落的躯干与灵魂,引起一阵无法停止的惊恐的颤栗。高耸的镜子环绕着我,似乎还欲要升高,延长,直至筑成一座牢笼,使我永远无法逃离它的视线。


“那真的是人吗?”


我始终无法将抖动不已的目光定格在它身上,只能用剩下的理智大致判断。镜子里,它的头是正常人的两倍大小,而脖子却异常的短,且以奇妙的方式向上扭曲着。


“它是谁?”


踌躇着,我思考着是否要回头,确认它的身份以求安心。


“肯定不会是 [数据删除],毕竟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。”


我无力地安慰着自己,但身体却无法停止地发抖,大脑仿佛麻痹了一般,而胸口却闷得不行。湿热的空气与阴郁的天气压着早已被禁锢的灵魂,防止它漏出去获取自由。


延绵的快递柜树立在镜子后方,灰暗中发亮的屏幕在招呼着我往前,取新买的黑白胶片。我似逃跑般迅速地绕道镜子后方,输入了取件码。但脑海却被人头所占据了。快递柜发出了智能取件的人声。电子屏幕的光芒十分刺眼闪耀,显得与被镜面包围的狭小环境格格不入。


我怕极了,怕它吸引人头。


我抱着被粉尘包裹的灰色快递箱,意图从中获取短暂虚假的安全感。悄悄地探出了头,隔着一层雾似的厚玻璃,我的视线第一次真正地接触了那颗恐怖的人头。它怪异惊悚的形象并没有如我想象般地消失,深邃的视线一如既往地侵蚀着我的理智。


我迈出了脚步,踮起脚来,轻轻地踏着地板,但我懦弱的身影却被无处不在的镜子反射地一清二楚,复制成了六个怯懦的影子。慢慢地接近它,我的视线却被胆怯所驱使,迅速地在逃离与停留之间游走。


“哈!”


一座花瓶高雅地放在高台上,被寂静包裹。


枯萎的花是它的头发,恐惧成为了它的眼睛。




恐惧依旧没有离开。我惊慌着,迅速地逃离了大厅。